攀岩、滑板、冰球……“酷玩”活动“圈粉”青

发布时间 2021-08-22

  “双减”与奥运加速小众运动民众化
  攀岩、滑板、冰球……“酷玩”运动“圈粉”青少年

  这个暑假,王佳沛带着女儿陈可梦去的最多的地方是攀岩馆。今年春天,陈可梦看到电视娱乐节目中有攀岩比赛后,就一直想去尝试攀岩。放暑假后,王佳沛带着孩子来到攀岩馆体验了一节课,看到女儿兴趣很高,就给她报了名。暑假中,一周3次的课陈可梦没有一次请假,王佳沛说:“从来没见过孩子有这么大的兴趣和豪情。”

  随着一些小众运动被大众所熟知,这个群体里也涌现越来越多青少年的身影,除攀岩外,还有不少家长为孩子报名学习滑板、冰球等酷酷的运动项目。从业者认为,造成体育培训炽热的起因,一方面是2020东京奥运会上,滑板、冲浪、攀岩等首次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;另一方面是国家出台“双减”政策,加速体育业发展,小众运动或将迎来新机遇。

  “酷玩”运动圈粉青少年

  五年级的君然是个玩攀岩的“老手”。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妈妈兆静看到她对攀岩兴趣很高,就给她报名了攀岩俱乐部。君然这一“玩”就是4年多。

  君然特殊喜欢攀岩,每周两次攀岩课她也素来不迟到不请假。在学校里她会放松所有时间完成当天的作业,就是为了不延误晚上的攀岩课。

  兆静还记得,当初给君然报名攀岩俱乐部是为了可能让孩子的身体素质更好一些。4年的攀岩带给君然的不仅是更好的身材,更是拓展了她各方面的才能,让她结交了兴致相投的小搭档,并有勇气去尝试更多的新颖事物。

  在兆静看来,攀岩首先能够锻炼孩子的调和性,这并不是一个有劲就能爬得上去的运动,需要孩子四肢和谐发力;攀岩对孩子的记忆力也有辅助,每一条线路都有不同的岩点,要记住这些点能力顺利实现攀岩;它还会锤炼孩子的意志力,在岩壁上孩子常常会受伤划出小口子,但她往往简略处置一下止住流血后继承攀登,一点也不娇气。

  这样的观点也得到从业者的认同。四两(网名)是北京市Climb On Gym攀岩馆的主理人,从2020年8月攀岩馆开业至今,已有400多个学员或岩友参加他的攀岩馆,他认为,攀岩首先有助于孩子的感统训练,同时攀岩是一个需要思考的运动,每一个路线都是需要思考怎么完成,因此也有助于大脑的发育,另外,在攀岩进程中还需要不断战胜胆怯,这也是让孩子挑战自我的一种方法,“极限运动就是与自己较量的过程,更能造就意志力”。

  刘洪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她正在打算给女儿报冰球培训班。刘洪说,女儿从小就爱好轮滑以及冰雪,她带着孩子去试了一节冰球课后,两个多小时的试课女儿一点没喊累,全程异样高兴,“但实在她挺累的,上冰球课需要穿良多衣服,而且要不停地动,一节课下来浑身湿透了。”刘洪以为,运动能培育孩子的意志力,她盼望女儿能通过学习冰球增添韧性。

  张佳给孩子报名了滑板培训班。张佳是一个很酷的单亲妈妈,在友人眼里,她是一个长年穿西服、雷厉盛行的创业者。她愿望通过滑板,让孩子不断挑衅本人,“要想把滑板滑得好,就得一直训练,摔倒爬起来再持续,我生机他从小就能有不怕失败的意识。”

  “双减”与奥运为小众运动带来新机遇

  现在的体育热与国家政策不无关联。

  今年7月,中办、国办印发《对于进一步减轻任务教导阶段学生功课累赘和校外培训负担的看法》。“双减”政策直指学科类校外培训,要求周末、节假日、寒暑假期不能从事学科类培训。这样一来,更多的孩子可以从课业中走出,走进体育场。

  8月3日,国务院宣布了《全民健身规划(2021-2025年)》,再次为体育高潮添了一把火。四两说:“双减政策和《全面健身方案》的发布,能够让更多孩子回归体育、艺术等喜好,能号令更多人动起来,尤其会为小众运动带来新机会。”

  相较足球、篮球等运动,攀岩、滑板这样的小众运动进入中国的时间并不长。以攀岩为例,中国登山协会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攀岩行业剖析讲演》显示,2019年中国岩馆数量为382家。《呈文》同时显示,2019年岩馆青少年会员数量虽较2018年有回升趋势,但依然停留在小众的数量。会员在200人以上的不足5%,有35%的岩馆仅有10-29名青少年会员,成为占比最多的数量区间。

  四两接触攀岩有10年的时光,从最初没有多少岩友,到当初呈现越来越多专业的攀岩馆,他感到越来越多的人晓得攀岩,并且开始懂得攀岩,“攀岩等运动会更多地得到大家的认可”。在刚停止的东京奥运会上,竞技攀岩首次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名目,转变了不少人对攀岩的曲解,“人们不再认为是‘作逝世’‘冒险’,有更多家长乐意让孩子学习、尝试这项运动”。

  与攀岩一样,滑板也在此次奥运会上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,这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投身其中。在跨境出口B2C平台速卖通上,轮滑滑板类商品数目年同比翻倍,销量和买家数年同比增加近50%。主营电动滑板的某国产品牌今年5月刚刚入驻速卖通,7月就已登上类目排行的榜首。在淘宝网上,某滑板店店主小周表现,从去年开始滑板的销量就始终不错,“其实这些年总体发展都很好,越来越多的花费者购置滑板。”小周说,生意好的时候网店营业额达多少十万元。

  北京原力街头滑板俱乐部望京校区在社交平台上被评估为“望京运动培训热点榜第一名”,凑集了大批喜欢滑板的青年, “年纪从4岁到20多岁”。俱乐部负责人徐洋说,今年暑假,随同着“双减”政策落地和奥运会的热度,培训班迎来了一大量青年学员。他显明地感觉到,滑板进入奥运会也加速了家长对滑板这项运动的认可。“让滑板‘出圈’还有明星的带动。”徐洋介绍,不少青年人看到自己喜欢的明星滑滑板,也会来这里学习。

  家长马乐正在筹划为孩子报名滑板培训班,“‘双减’政策后,孩子能有更多业余时间,学一个他喜欢的运动也是很好的”。

  “酷玩”运动行业需进一步标准

  相较其余运动,滑板、攀岩等“酷玩”活动须要更高的保险保障,因而安全也是家长们最在意的内容。刘洪说,在抉择培训班时,她重要斟酌的就是场馆的平安性跟教练的资质。

  四两介绍,创办攀岩场馆的门槛比拟高,首先开办攀岩馆必需要有高危证,场馆里的岩壁、掩护器等设施也必须满意要求,“需要专业设施,同时也需要教练存在专业资质”。

  在徐洋的滑板俱乐部,所有教练必需有资质证书,“国度级裁判员证书是基础请求。获得这个证书首先要有教练证,有教练证才能够去考由中国极限运动协会认证的国家级裁判证。”徐洋先容,俱乐部里不少教练都是加入过竞赛并取得名次的,“这样才干尽量保障学生练习时的专业性和安全性。”

  “但仍然有许多不好的处所。”四两看到,一些从业者为了赚钱而将专业性及安全性摈弃一边,“比方一些商场、公园里会有不太正规的所谓休会攀岩的娱乐设施,这样的场地不仅没有专业的职员领导,有些甚至没有维护器,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。”

  滑板行业也存在相似的问题,徐洋说,跟着越来越多人喜欢滑板,一些滑手也开端了培训工作,“但这些滑手不经由专业的培训,他们也不可以迷信地教青少年如何滑滑板,这样也会存在安全隐患”。

  滑雪行业更是时刻敲着安全警钟。在北京市向阳区一家滑雪培训场地,正在等待孩子下课的家长陈女士表示,因为滑雪需要在较低的气温下进行,孩子更轻易受伤,在报班时她就考核了多个场馆,假如装备、教练资质不够,她都不会考虑。“尤其到了冬天,孩子真正到了雪道上,更是要求雪场有齐备的安全设施,这样家长才能释怀。”

  四两希望相干部分能够加大对分歧格攀岩场馆的审查,让这项运动在安全和规范中健康发展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张敏 起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纂:叶攀】